2009年7月3日 星期五

象牙塔



原來象牙塔有如此別致的意思,靜老師考證象牙塔本意,最早是蔡元培先生啟用,1917,他接手北大,須要賦予曾是京師大學堂的最高學府一個新的意義,他說,大學應該是一座象牙塔,純潔無染,世界上再難找到一個如此乾淨之處。

孰知在最美好的願想下,當時的北大卻充斥不良的氣息,有許多人當北大是跳板,舊的迂腐,新的纨绔,一個美好的願景是從最墮落的時刻開始。

有許多人說瓊瑤小說過多欺騙,是一種耽溺的墮落,連歌也是。由歸亞蕾原唱的「庭院深深」,卻給了我許多單純的美好。而近來琅琅上口的是「神話」:

他們說世界上沒有神話,
他們說感情都是虛假,
他們說不要做夢不要寫詩,
他們說我們都已經長大……

早上在咖啡館站班時,跟Sonia談起這首歌,她努力想著歌手的名字,又問了同站吧檯的Mandy,她說是成龍和金喜善主演的那個嗎?Sonia莞爾一笑,於是我明白,所謂的世代差異,是負載記憶的差異,未必是時間決定。這些歌曲,其實都是從父執輩聽來的,但越過長長時空,依然令我著迷,在某種程度上,我願意浪漫的追隨這個純情時代。

還放在嘴裏喃喃而歌的還有陳淑樺。可能是小叔叔曾迷戀她,她的歌曲及MV播送時,我感到遙遠以前的舊憶突突向我襲來。家裏的三樓,靠窗的食茶間,老是播送那些甜而不膩的聲音。

我特別喜歡「那夜你喝了酒」──

那一夜你喝了酒 帶著醉意而來
朦朧中的我 不知道該不該將門打開
你彷彿看出我的憂鬱 輕輕哭了起來
然後隔著紗門對我訴說你的悲哀
剎那間我突然了解
你這樣的男人 要的不只是愛
什麼時候該給你關懷
什麼時候我又應該走開

那種婉轉與甘美的腔調,以及她近年來淡出歌壇,從宗教裏尋求寧靜,使她的歌聲既有了都會女子的獨立,也有一種潔白無染。李宗盛、黃舒駿、張雨生……,總覺得那年代佈滿才子佳人,共同交織了一代傳奇。卻乾淨得令人訝異。

要如何在濁世裡,仍使自己身處在象牙塔中?或者,拚命在濁世之內,守護一座象牙塔?也許有一天,有人對我說:你像一個活在象牙塔裏的人。或許,我不再怒氣沖沖向人辯解,反而開心致謝,這太不易了。

※如果我的生命裡擁有一座象牙塔,是照片裏的人呵護而來。

5 則留言:

威成 提到...

神話
校園民歌精選Disk5, 1995.06
作詞:瓊瑤,作曲:古月,編曲:李士先
演唱:羅吉鎮&李碧華

郅忻 提到...

瓊瑤、古月,那個年代的名字是不是都這樣詩意啊?早上站吧檯,Sonia說我根本是五年級生,事實上我真的嚮往民歌的年代。

郅忻 提到...

常有人誤以為照片裡的人是我媽,但不是,她是我最親愛的阿婆。

鄭幸昇 提到...

追究象牙塔意涵之際,竟跌入「在途中」幽境;幾番進退、多有感動,故而冒昧留言。

鄭幸昇 提到...

追究象牙塔意涵之際,竟跌入「在途中」幽境;幾番進退、多有感動,故而冒昧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