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7日 星期一

金剛變形



刊於2009/07/27 《中華副刊》

        前幾天在華納威秀大排長龍的隊伍裡,耐心等待一張神聖的電影票。電影院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已久久沒有如此榮景,大家巴不得可以多開幾個廳,早忽略平時門可羅雀的窘況。無論如何,我們都是來看這部電影,變形金剛。 

        其實說不上哪裡好看,博派與狂派的激烈互鬥,變形的迅速與利落,讓在場的男生∕男人們驚呼連連。在他們同聲驚呼的那一刻,彷彿時間從來不曾流逝,他們又回到過往時空,沉醉在同樣的情懷裏。 

        印象中最早的機械人是無敵鐵金剛,現今看來粗糙的畫風,在當年使多少孩子「站在正義的一方」、高喊著「打敗雙面人」,敵我意識再清楚不過;男孩長大後,電影版本變形金剛的出現,承載他們多年的嚮往,使票房節節攀升。在金剛演化的時代,穿插了能夠合體的蓋特機器人,忍者龜除暴安良地畫面也是金剛變形手段之一。 

        「金剛」代表了從童年開始豢養的夢,男孩們很容易在那機械的光影中找到回去童年的路。童年的路人人不同,我的追索源自芭比娃娃,芭比一方面展現了美好的體態,一方面也簡化女性的特徵(但某些部位又過於強調),但的的確確是童稚時期,身體最赤裸裸的呈現,也逐漸形成我辨認美醜的標準。 

        芭比不只是美國所產,於我而言,她是概括各地所產的同型娃娃的代名詞。芭比呈現了西方人的體態,但卻有黝黑健康的膚色;日本所產的是東方女子的樣貌,臉形圓潤可愛,膚色卻顯得十分白皙。芭比的塑型呈現的不僅是玩具的審美,背後還有龐大的文化審美訴求。後來韓國也產、大陸也產,這樣的娃娃已經不再是昂貴的高等商品,廉價的比比皆是。 

        芭比事實上也是金剛的變形。 

        不同性別與興趣取向下,金剛幻化為絕美姿色,同樣誘惑人心。機械人變成美女一幕在變形金剛裡顯得駭人,身材姣好的女子突然伸出機械舌頭,對其傾心的男大生感到傷心與失望。金剛崇拜的心理與芭比崇拜是近乎雷同的,我們皆對那樣的外型而感到欽羨,並且為他∕她假想出許多可能的美好生活,在童年的多數時間,我們在美麗的假想中度過。 

        我們從來不去懷疑假想的真實性,因為現實人生須要太多謊言去填空,那美好的假想伴隨我們成長,你已是你想像中的金剛,我早是我想像中的芭比,在欣賞變形金剛的時候,同時也在欣賞自己。我們的另一種變形。

2 則留言:

威成 提到...

E61、Synesso、GB5、FB80..每壹台都是身價不菲、火力強大的變形金剛..也只有這些惡魔才能讓板主大大願意在各家店裡流浪..

郅忻 提到...

不愧是咖啡友,果然說中。那些美好昂貴的咖啡機種,成為我夢想中的金剛,在每個咖啡館裡窺看我心目中的機械,期待它們變身的那一刻。

阿盛老師的回覆很有趣,可以連到阿盛私塾班,老師把金剛變形往前推到真平四郎,甚至虯髯客,不虧是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