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9日 星期二

咖啡地圖七站──非洲盧安達


盧安達的味道像今天的天氣。早上是陰沉沉的雨,臨午卻有陽光。正是如此戲劇化的轉折,甫入口是鬱沉的酸,末梢則有煙硝味;待涼,卻成了酒釀的櫻桃香。

我不知道如何想像這一塊地方。但我想起近年看的一部電影──《盧安達飯店》。電影改編自真實故事,講述盧安達境內胡圖人(Hutu)消滅圖西人(Tutsi),展開了極恐怖的種族大屠殺,此事件雖震驚世界,卻沒有任何國家伸出援手。一百天的屠殺,一百萬條冤魂。電影中呈現一位平民英雄──盧安達飯店經理,其為胡圖族人,妻為圖西人。種族滅殺時,他一再與軍隊周旋,以保護住在飯店中的圖西人。

事實上,胡圖與圖西的模樣看來並無甚差異,我們或許也會嘲笑殺戮的可悲。但是,我們似乎也將自己置身於種族、地域的分界中,糾結在無法理清的利益糾葛裡。

彷彿盧安達咖啡甫入口的煙硝氣,難掩沉重。

於是,我試圖尋找在煙硝與沉重平息以後的盧安達,卻有難以完成的距離。

只約略聽說,盧安達有兩個雨季,雨季來時,晴雨交替。遂想起盧安達國旗上的日光,如何曲折的透過咖啡樹叢來到草地上。天空也許很藍,牛奶似的藍天襯得旗上日光更燦爛。底層是一片蔭綠,有漿果的氣息。

涼盡的盧安達,濃郁酸甜感剎時浮現。我沖洗器具,嗅得酒釀的甘甜。這是異於戰火遍野的盧安達,別種滋味。

咖啡原是殖民地況味最濃的作物,今日卻成盧安達農產輸出大宗。除了《盧安達飯店》外,盧安達咖啡遂成我認識此地的另一個關鍵詞。

他們同時賦予我盧安達印象,最絕望處卻有希望。

B9

3 則留言:

郅忻 提到...

台北‧E61。
對於上一篇六站台灣如此草草掠過,感到抱歉。或許應該補充說明,我品嘗的美好全來自我們的島嶼。

郅忻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美國 提到...

喜歡你這樣書寫豆子的姿態!

有空也歡迎你來走走
http://usajoy.pixnet.net/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