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9日 星期五

咖啡地圖首站──越南羅布斯卡



走入一家咖啡館,仿若來到與現實對反的幻境,咖啡客走入咖啡主人釀造的樂土。在美好的領土裡烘焙萃煮的咖啡豆,從中南美洲、非洲延伸至東南亞,咖啡儼然形成自我地圖,沿著某種定律深根列國。

黑色液體在白瓷杯中顯得美好,身後陰影卻綿長而無盡沒入生長的藍圖,美好時代飲盡的甘甜,卻源自黑暗開出的苦澀之果。打開咖啡世界的地圖,才發現狄更生所言,最美好也最壞的時代,始終未曾遠去。

東南亞‧越南羅布斯卡


儘管咖啡成為一門複雜的學問,我們仍必須承認:第一杯落肚的絕對是甜膩並且加入奶精的三合一。

咖啡是經濟作物,它與政治經濟脫不了干係。越南近年來躍入咖啡產國第二,緊追巴西之後。越南實屬小國,如何與世界大型咖啡國家競爭?劣幣逐良幣成為必勝法則。

羅布斯卡種相對於阿拉比卡種而言,它能適應更劣質的土壤與氣候,果實碩大,咖啡因含量更鉅。低廉的成本使越南咖啡普遍應用於即溶咖啡、三合一咖啡,它以極為速食的方式站穩腳步,仿若現今火熱的山寨版。

山寨暢行,其實也反映該國經濟訴求。越南人本來就飲咖啡,其獨特沖煮方式足以掩蓋劣處,特別在物資缺乏的年代。聽曾至越南工作的祖父談起,深夜裡的紡織工廠,除了機器運作的聲響與粉塵,黑暗裡最美好的味道莫過於廚房大姐煮的一大壺越南咖啡。甜膩煉乳攪拌入咖啡裡,便是讓祖父沉吟至今的滋味,使他可以與睡魔抗鬥,為家計苦撐異國寂寞的夜晚。

振奮精神時常是我們飲入第一杯咖啡的原因,奶精的化料味與糖漿的甜蜜,總讓孩子時的我巴望嘗一口擺在父親桌上的濃郁。而今,我卻無法再飲入三合一即溶咖啡。

我們都離回憶太遠,並且不能回頭。

2 則留言:

郅忻 提到...

圖片是北京咖啡館。

chuang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