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0日 星期六

咖啡地圖二站──西亞葉門摩卡



越過阿拉伯海,這裡是伊斯蘭世界。葉門不過是濱海小國,脫離鄂圖曼帝國及英國的殖民統治,南北葉門爆發內戰,成千上百子彈穿梭,突擊地面、建築與人心。空氣裡有煙硝,但海風依舊吹,葉門的摩卡港輸出世界知名的葉門摩卡豆。

摩卡氣味狂野,濃醇的巧克力香散發致命吸引力,擄獲世界咖啡迷的心。摩卡種植在高險的山丘,最美好的烘焙色澤就是咖啡農受日光曝曬的膚色。黝黑與乾裂的粗躁源自日日為咖啡樹淋水剪枝灌溉,咖啡果實由摩卡港輸出交換家需,於是,臨海的葉門人感受海風與日曬,卻遲遲無暇品嘗親手種植的滋味。

最美好的味道總流落世界各處,那裡有一群沉醉的人們願意出高價收購。忍不住,我啃食不經磨粉沖煮的豆子,企圖探尋老農掌心的溫度,嘗一些還去不掉的煙硝氣,然而,索然無味。

「索然無味」,我幻想葉門咖啡農如是對我說,他掌心朝上,少受日曬的掌心稍白卻依舊粗糙,粒粒生豆乖巧平順以各種姿態散布於掌心。

「不!不!」我企圖尋找比喻以對他說明葉門魔卡的魔幻與狂野,不是戰爭的血腥與砲火、不是阿拉的神聖與貞潔。或許,只是活著的滋味。

「在咖啡產地喝不到好咖啡。」一名號稱咖啡蟲的咖啡館老闆如是說。他正以日式賽風壺攪煮葉門摩卡,香味滿溢在咖啡館裡,狂野豐沛如摩卡港的夜雨。

3 則留言:

郅忻 提到...

圖片是韓國藝術大學附近自家烘焙咖啡館。

Breeze 提到...

呵呵呵 請再多寫一點咖啡太有趣了

郅忻 提到...

沒問題!^^我打算一天放一篇上去,有點存稿年終出清的意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