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9日 星期五

口考以後



口考以後,我把我親愛的名字們留在原來的會議室裡。原因是,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拾得起,但也不確定,是否割捨得下。

他們說,碩三(不要懷疑了,中文系的基本年限是三年)就應該是連串口考的日子。將你們熱騰騰斷裂的用新細明體以及標楷體堆砌雜交而成的那厚厚的不知所云,在計時的十五分鐘裡,用顫抖的嘴唇奮力張嘴。老師……各位……同學大家好……我的論文題目是……

聲音還是出奇的小。十五分鐘的講稿,不及十分鐘就念完了。完了!我看著教授,教授望著隔壁的教授,隔壁的教授看著手錶,手錶看不見沒身在對桌的我。他們於是開始說話。

我感覺自己穿著一條過長的長褲,學走路。我好像打開了一扇窗,但窗外還有一扇緊閉的門,他們說,門外還有一條長長的路。我跌跌撞撞的踩著褲管剛爬出了窗。

指導教授為我撕下一頁日曆,大部分的日子卻還沉甸甸躺在牆上。

※刊登於《中華副刊》2010年3月3日。

2 則留言:

Breeze 提到...

That is scary....SCARY!!! :(

郅忻 提到...

別擔心~~
這篇文章寫的時間是第一次大綱口考完,所以是上個學期的事。文章登出來的時間,我卻已經要面對下一次口考(整本論文)。雖然還是很可怕,但是至少又撕下不少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