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7日 星期日

畏光時刻



口琴不是什麼特別的樂器,靠著唇齒與彈簧片之間若有似無的距離,於是有了聲音,像呼吸。第一次聽口琴表演,是從一張印上簡單圖印的淡色小卡開始, Q以稚氣筆跡慎重寫下我們的名字。童蒙時代,任何事都如此隆重,並且值得紀念。

歲月忽忽而逝,時光膠囊被我們吃進肚子,成為身材肥大的養分。這樣也好,我想,至少它並沒有平白而去,總是長成身體的一部分。仍為口琴努力的 Q,不再穿著正式,他已經可以用最閒適的姿態表演;聆聽的人更隨性,一杯調酒、咖啡或者果汁,演奏者在眼前。關於樂曲的身世,我依然模糊。

「有歌單嗎?」開演前,我向 Q要。你知道,時間過去,有些人會變得成熟,有些人反而幼稚,部分的人則選擇裹足不前,不知道的始終不知道。歌單在 A4白紙上,率性打上二十首歌曲,倒數第二首,名為「為光時刻」,在不時出現錯字的歌單裡,我也不想拘泥於字句。

昏暗女巫店群聚一群人,暈暗黃光給了演奏者一些光亮,同時也給了陰影,使得舞台多點魔幻。他們手裡拿著大小不一的口琴,長一點的和弦口琴像極了法國麵包,半音階是奶油麵包,低音貝斯則像夾層的熱狗麵包,我想我是餓了。

走過漫漫時光,誰又能不餓?每天日光再昇,又是新日,畏懼時光忽逝,遂選擇在沒有光陰算計的狀態中度日。在畏光的時刻中,彷彿執著是唯一力量,能夠阻擋源源而來的老化病徵。

眼前的演奏者便是執著的人,光陰再去,他們依然有稚氣的執著,得在畏光之途中,無畏前行。


※寫於2009.6.28,修改於2011.3.13,刊登於中華副刊2011.4.17。照片取自天狼星口琴樂團網頁,此文記憶曾經美好的夜晚。祈禱天狼星口琴團其毅早日康復,讓我們透過他的音樂重新溫習美好時光。http://www.siriusharp.idv.tw/

3 則留言:

Scott 提到...

看著台上的表演,想著過往的種種。現在才知道,人會因為環境而改變,過去的遠大的志向,到了現在只是一種會心一笑的想法,能夠堅持自己夢想的人,真的很少。

郅忻 提到...

是阿,我還時常覺得自己還是那個坐在音樂廳台下的孩子,惶惶看著台上的人;可是,現實不是了,環境不是了,身體也不是了。那個舞台像是一個電影場景,台上的人一個一個離去,有人下了台也成觀眾;仍堅持在台上的人,卻已經看到了另一番風景。我很羨慕,也佩服這樣的人。

郅忻 提到...

女巫店要關了~~記憶裡的東西在現實中不斷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