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5日 星期五

背對著沉默




忘了。

我空乏著自己,
感覺自己是一個補不完的黑洞,
剛按了刪除鍵淘汰自以為的不合時宜;

然後,飲入一杯極劇烈的拿鐵。
(別笑!拿鐵也有烈性的……)

我用咖啡填補空去的身體,
你用聲音覆蓋內心的靜默,
一起躲入最安全的堡壘裡,
成為
對峙
不具防衛力的將領。

2 則留言:

威成 提到...

"極劇烈的拿鐵"..老爹的拿鐵嗎..

郅忻 提到...

忘了,也許是喔!艾瑞克思的冰拿鐵味道圓融而強烈,跟菡萏咖啡的勁道又有所不同,我兩者都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