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日 星期三

人間有鬼:郝譽翔《幽冥物語》




像是得了一種遺忘症似的,倘若不寫下些什麼,便什麼都沒有了。

原先就在郝譽翔的中時部落格裡看到她要出版此書的消息,好像在書店也曾匆匆瞥過一眼,這幾天在找魯迅相關書籍時在陳舊的書堆裡發現一本嶄新的封面。所以,我把它也放進我雙手幾乎抱不起的書疊上;它和書名一般,幽冥似的不定期出現在我的面前,如今總算撞見。

我從小就怕鬼,但卻又喜歡聽鬼故事,看鬼片,甚至對拜神祭祖莫名崇拜。長大以後,不常拜神卻依然愛鬼故事。郝譽翔在自序裡寫到,她的模傚對象就是《聊齋》;《聊齋》的鬼物就是比人類真情可愛,在郝的小說裡也可以找到鬼物多情人薄情的一面。

鬼物的出現總是沒有預警、不知為何而來,像〈愛慕〉中的嬰寧(名字也是聊齋裡的)莫名出現,彷彿為了反擊一切人類之虛偽、貪慕;倘若人類貪得現實好處,嬰寧則貪情;那些早被遺忘的過去,從來未曾遠去,化為鬼物在幾乎完全遺忘的當口,霎時出現,才發現原來它本來早已如影隨形。

由於我也喜歡日本小說,也喜歡谷崎潤一郎,喜歡他寫筆下的平凡,卻又注入驚世的隱流。而郝筆下的確有日本小說的舒緩,一些沒有來由的結尾,一方面讓我這名平凡讀者老想追問為何為何?卻也隱約感覺結束與開始的自相呼應。只是,仍然不解「物語」究竟要如何解釋?

書裡頭的北投風貌:老舊公寓、溫泉、日式房屋、過去與現在之對應,刻畫一地之遷變,人類可以移動,而鬼物彷彿注定與一地一屋牽連,縈繞不去。不知是鬼物悲哀,還是人類自以為是的遷移卻終回原點悲哀?

昨天回家時帶阿婆去家裡附近的85 度c,她雖然年屆七十,卻一樣喜愛咖啡下午茶。我們討論「夢」,主要是我曾莫名夢見過世的太婆,而阿婆也曾感覺夢中之真實,我相信人間有鬼,人間鬼物裡滿是人間真情。

3 則留言:

玩自己 提到...

我一直覺得你跟郝譽翔很像耶

郅忻 提到...

就像你覺得自己像金城武嗎?XD
但我覺得這是稱讚耶,感謝.....

ECHs 提到...

跟妳不同,我不相信人間有鬼,但是相信心裡有鬼...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