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9日 星期日

貓島



    我們結伴來到這座小島。

    你有你的心事,我有我的。我穿著他留下的襪子,泛黃而陳舊。往返船隻時起時伏開著,你有些暈船,來回狹小洗手間幾次。汽油味間斷地湧出,海風反而失去氣味。

    靠岸,租一台 125摩托車。我們在民宿放下行李,便任意騎機車環遊這一座島嶼。島嶼很小,除警察,沒人戴安全帽。冬天,白日吹風騎車自由自在,夜晚天涼,懷念起安全帽的溫暖。你騎車依舊,我恣意瀏覽沿途風景。

     一隻橘貓蹲踞破落石牆,沐浴日光。你伸出手指想要逗弄,牠迅速閃避,回頭瞪了一眼。彷彿說,哪裡來不識相觀光客。我們來自另一座島,大島城市裡的貓群似乎比較畏人,不若此地驕傲。尤其,貓島狗少,特別有狗貓換置的錯覺。貓仔總悠閒散步大街小巷,躲避並不出自於畏懼,只為少招惹事端。

    島嶼另端是墓地,位於山坡面向海洋。貓仔也在這裡穿梭,乾涸水溝躍出一隻虎斑貓,有點瘦弱。你將摩托車熄火,四周頓時安靜,我們看牠,牠看我們,林子裡又躍出一隻虎斑貓。你拿出炸魚紙袋,僅剩渣屑散發我聞不見的誘人香氣。貓仔逐一現身,終有六隻,魔幻般複製,我們被牠們包圍,成為少數。你灑下魚肉渣,貓仔逐步靠近,竟由瘦弱者食得。

    車速始終緩慢,就怕不小心撞上突然躍出的貓仔。我們終究過慮,牠們才是島上的王。牠們從不驚慌,定定漫步車道,或直躺馬路中央。

    隔日,我們離開貓島返回居處大島,你往北行,我往南去。偶見瑟縮於車底暗巷惶惶眼神的貓仔,便特別想念貓島。

※刊登於中華副刊2012.4.29。

1 則留言:

郅忻 提到...

黑佈景其實是委佟的黑色長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