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0日 星期日

壺口瀑布與黃帝陵



黃河之水天上來,這句話在壺口瀑布確實印證了,完全難以抵擋水流奔來之勢,萬馬奔騰,或者更甚。我在瀑布邊,水流傾瀉而下,黃泥的水打在我頭頂上、身上、鏡頭上,導遊小王說:來這裡不沾黃河水是不行的。於是,我的身上沾濕了,李白那年譜出的詩句。

第一次認識黃帝是在兒童讀物的故事書上,黃帝生的英勇魁武,蚩尤則一臉妖魔樣,那時候愛恨很分明,一點不需要猶豫。現在不同了,看什麼事物都有文化意涵,北方人與南方的戰爭,將南方妖魔化。

黃帝陵如此廣大,新建的軒轅廟,採天圓地方形式建造,竟然讓我想到了希臘羅馬式建築;搭乘電瓶車上山,走了兩百多個台階來到黃帝陵墓,一個長了幾株樹的塚。說黃帝葬在這,主要是依據史記記載黃帝葬於橋陵一說,雖然在歷史上並不能確知是否有此人物,但碑林上各朝代領袖的碑刻,已說明黃帝無疑是一個民族的象徵詞。

走到陵寢的途中,有許多千年古柏,不像阿里山神木那樣高大挺拔,卻有幽幽的古意,並且透露著莊嚴。我們逆向環陵,說是尊敬之意,黃帝地下有知,也將知道有一群人飄洋過海來此。

要離開陵寢的外頭,有一個七上八下的階梯可以登高望遠,小王說每來一次陵寢可以爬一次這階梯,並可多求一年壽命。我在心底默許,將我爬的這年壽命給我遠在海洋另一端的阿公。黃帝明白的。

今晚是在窯洞的最後一晚,趁著酒意我畫了一幅圖給學長,窯洞、玉蜀黍與紅燈籠,雖然不是陝北的所有,但卻是在我心中陝北美好的畫面。

我以為,不抱成見,堅持己見,是最重要的事。

1 則留言:

郅忻 提到...

由於內蒙不盛行明信片,只有單色的,恰巧隨行有畫家學長,於是央求他畫一張,有機會再放照片。本來打算回送書籤,學長不改畫家性格,也要我畫一張,紅色的明信片讓我想到窯洞一片紅燈籠,這張就是我放在「我在窯洞裡聽陳綺貞」的圖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