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3日 星期二

給梅




那時你還沒開花,我坐在山另一頭的教室裡,想我的心事。
窗外是無盡的綠,無靜的風,
每一步都想得踏實走得虛空,空氣裡沒有你的氣味,
你身上是否長滿青澀的葉子,並且葉上寫滿留給我的字句?

越過彎彎的相思湖,湖上有船搖搖晃晃,路還能怎樣彎曲?
雪白的你冷冷像白雪的相思,當冷的所有花都謝了,
天空便會飄下雪來,
雪裡有我的名字。


◎他們說梅花是越冷越開花的,於是隨著賀老師的腳步,我們第一次去了梅園,看見滿園的白梅綻在枝頭。卻有個大個子的男孩說不能賞花,花會凋謝。因為花謝而不 賞,總覺得可惜了。學姐也可惜著,可惜上課大半年頭一回來賞梅,她感嘆著,過去我們上課時常來梅園走走晃晃的閒情。我忍不住拿起相機四處拍著,像怕花謝, 又怕下回再來不知何時?而且,賀老師要回北京去了。

有人就問:北京賞什麼花?老師笑笑:雪花吧!

1 則留言:

the egyptian knight 提到...

you are so lovely !!
could we be friends
thanks for your kind attention
waiting for your kind reply

thks & b rg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