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3日 星期四

九降風


九降風的背景是在新竹,從小長大的地方,苦澀矛盾衝突青春的失樂園。而今晚,我沒有白衣黑裙的庇護,再不是十來歲的害羞與熱情,甚至上了研究所後早失去過去大學時代的嚮往與同樂。我開始習慣一個人讀書、寫報告、上圖書館,孤獨而寧靜的日子爬滿我的日誌。

日誌裡填滿我每日該做的工作事項,每在完成一件事情後開心得在上頭打勾,勾勾打完,今天也結束了;考上高考後,我似乎可以無誤的預測自己的未來,兩年研究所,復任就職,沒什麼值得真正的憂慮。

一如今晚疲憊而飢餓的我,越過從人社院前往總圖長長的小徑,幾乎有放棄今晚看電影的念頭。我走進清大禮堂,前一次進來這裡看電影,我還是穿著制服的高中生。電影裡熟悉的竹女竹東高中的制服,教室、走廊、游泳池,我的高中,高中的我,究竟曾經憂慮了什麼?

是不是擔心自由式25公尺無法一口氣游過?是不是煩惱英文數學又要重補修?是不是害怕下次的模擬考?是不是想在補習班看見想見的人?

我的記憶不像鐵軌那麼長,反而像在游泳池的那短短幾分鐘,在呼氣吐氣的剎那光影之間,我不斷前進,在水藍色的光影之中。

而終究離開池畔。

我不喜歡悲劇以及死亡,尤其過於青春的凋零,儘管九降風給我了這麼一個遺憾,卻也讓我再次墜入那呼氣與吐氣的瞬間。

2 則留言:

cheetah5771 提到...

那狂飆而放浪的青春,是十來歲年紀擁有的特權

我未能躬逢其盛,在得享特權時僅僅袖手旁觀,眼睜睜看著它溜走

後悔嗎?並不,那是我選擇的生活方式和自我認同

不過,依然嚮往披上便服外套就敢蹺課,獨自搭火車遠行的瀟灑

郅忻 提到...

我也羨慕你勇敢著經驗各種冒險的瀟灑,如果年輕是衝動,你的自覺反而更難得,青春會遠離,但美好回憶長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