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3日 星期三

舒國治〈遙遠的公路〉


「長期的公路煙塵撞擊後,在華燈初上的城鎮,這時全世界最舒服的角落竟是一個老制的橡木booth(卡座)。如果桌上裝餐紙的鐵盒是Art Deco線條、鍍銀、又抓起來沉甸甸的,咖啡杯是粉色或奶黃色的厚口瓷器,那麼這塊小型天堂是多麼的令人不想匆匆離去。」

舒國治是一位很特別的作家,很真實的將他的寫作與自己融合,沒有做作的牴觸。很早就想看他寫的這篇文章,居然在湖口的小圖書館裡發現。

道路的長遠,當景色一一經過眼前,似乎是很緲遠的。相似的情景,我彷彿也在阿婆的懷裡看過,老舊的普通車上,阿婆對著窗外跟我說鴨媽媽帶著鴨小孩的故事。其實,母親一直是我童年的夢想,當她不在我身邊,阿婆口裡的故事,房間裡的玩具,就是我對家的渴望。

當我坐在車內,窗外陌生的景物中,我其實是想尋找一個家。

在漫長的旅程之後、美國荒漠般的景色之後,他也還是想找個地方坐下。我,好想跟他一起旅行。我想坐在車子裡,讓相同的、重複的、單調的景色經過我眼前,讓我得以從更遠的地方看見自己的心。也想在某一站,看見這舒服的角落,能夠飲一杯燙口的咖啡;雙手捧著奶黃色的厚口瓷器,啜飲散漫在咖啡上的煙霧。

最好,他也點枝煙。讓現實再不現實了。

照片是湖口的車站,從小要去異地,都要在此搭車。在高處向下望,熟悉的景物竟也陌生了起來。

1 則留言:

國興 提到...

窗外快速後退的景色
是我追尋的心
我期待悸動的那個畫面
不知我有看見
在只能前進的路上